丨盜版灬貓

文废+坑神所以很少写文【。
冷CP偏执爱好者+严重CP洁癖
主食:弱虫荒今(荒),刀郎鹤烛(鹤)、烛俱(烛)、伊达组友情向
*杂食但不吃all向,all烛请远离
*对角色的爱永远高于CP

【鹤烛】愿与君长伴 1

*阅前必读

*刀剑乱舞,鹤丸国永x烛台切光忠,如有雷点请绕行。

*不是HE,大概也算不上BE_(:з」∠)_

*渣文笔,且大量OOC,大概会比较雷,所以请大家一定要谨慎阅读Orz

*本来是打算写完再放的,但是最近三次元事情比较多,暂时还没写完,所以还是决定先把写完的部分放上来。一定不会坑的,所以还请放心食用Orz

后篇传送:2  3  4



       早春三月,冰雪已经消融,风也渐渐有了暖意。此时正值午后,天气晴好,阳光透过玻璃窗照进室内,温暖而平静。

       然而现在室内的气氛却并不和谐,一张宽大的办公桌隔着两个人,客座一边的人面前放着一封调职信,而他正眉头紧锁的看着那一纸调令。当然,坐在对面的人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同样表情严肃一言不发。

       “长谷部君,这就是你给我的结果?” 终于,烛台切光忠沉不住气先开了口,同时把眼前的调职信推向对面。

       长谷部看了那张纸一眼,脸上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平静地答道:“这是出于对你身体状况的考虑,毕竟你才刚刚痊愈,之前的工作强度并不适合现在的你。” 

       “话虽如此,但我还不至于被发配到这种养老的闲职上吧?”显然长谷部的回答并不能让烛台切满意。

       “请注意你的言辞,公司并没有什么‘养老的闲职’。而且,虽说你调任的事我有决定权,但是这次是向上面报备申请的结果,所以希望你回去准备一下,尽快到分公司上任。”没有给烛台切任何还击余地的一口气说完这些话之后,长谷部将面前的纸又推回到了烛台切面前,对于公司的决定,他不会做出任何让步,即便是面对自己的老友。

       长谷部与烛台切共事多年,同时两人也是交情不错的朋友,所以烛台切很了解他的性格,见讨价还价无果只好作罢,默默叹口气,拿了调职信就起身离开了长谷部的办公室。

       其实这是烛台切意料之中的结局,但是因为新的工作实在是太过悠闲,悠闲到每个月只有15个工作日,其余时间都是在休息,让他无法就这样轻易接受这份工作,所以才会跑来找长谷部理论,结果没想到的是这么快就碰了一鼻子灰回来。不过凡事都事出有因,长谷部是不会无缘无故就把烛台切调到一个闲的不能再闲的职位上的。

       半年前,烛台切遭遇了一场严重的车祸,驾车的同事当场死亡,他虽然侥幸生还,但这场车祸却导致他失去了右眼和部分记忆。在休养恢复的过程中,烛台切发现自己失去的那些记忆都很零碎,并不会太过影响自己的生活,大部分重要的人和事他都还记得,而且有些事情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记了起来。但也有一些人和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比如出车祸那天一同出行的,开车的那个同事。而长谷部大概也正是因为出于对这一点的考量,才把烛台切调到一个新的工作环境去的,毕竟,不影响生活不等于不会影响工作。烛台切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接受了。

       烛台切离开办公室以后,长谷部一直绷紧的神经才终于得以放松,长舒一口气,起身走到窗边,看着烛台切还没走远的身影,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串号码,几声忙音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大俱利伽罗的声音:“光忠走了吗?”

       “啊,刚离开。”

       “没问什么?”

       “没,只是对工作调动的事情很不满,不过最后也什么都没说。”

       “我知道了。剩下的交给我吧。”

       “辛苦了。呵,真不知道还能瞒多久,说不定明天就会想起来呢……”长谷部苦笑一声,声音里满是疲惫。

       “……谁知道呢。”沉默了好一阵,大俱利才缓缓说了这么一句。


评论
热度(11)
© 丨盜版灬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