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盜版灬貓

文废+坑神所以很少写文【。
冷CP偏执爱好者+严重CP洁癖
主食:弱虫荒今(荒),刀郎鹤烛(鹤)、烛俱(烛)、伊达组友情向
*杂食但不吃all向,all烛请远离
*对角色的爱永远高于CP

【鹤烛】愿与君长伴 2

前篇传送:1

后篇传送:3  4


       既然接受了调职的事实,就得尽快去分公司赴任,不然长谷部那厮一定又会摆张臭脸来对自己说教,深刻的了解到现实的残酷后,烛台切第二天一大早就叫来了大俱利帮自己收拾行李。

       当然,大俱利最主要的任务并不是收拾行李,而是听烛台切发牢骚。烛台切的这个中学时认识的、有着十几年孽缘的好友是个话很少而且不怎么合群的人,学生时代因为他的这种性格,班上的同学都不怎么敢接近他,只有烛台切有事没事就跑来找他搭话。一开始他还有些抗拒,时不时会给烛台切一句“让我自己呆着”,但每次烛台切都只是笑笑,当做没听到,之后还会继续来找他,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不过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他不讨厌烛台切,不然性格反差如此之大的两个人也不会成为朋友了。

       虽然现在大俱利相比从前变得稍微能说了一点,但也只是对于熟人。烛台切觉得,大俱利的这种个性非常适合做个倾听者,所以每次遇到什么糟心事儿都会找到他唠叨一通,简直是“私人专用情感垃圾桶”——大俱利如是说。所以这次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听的人似乎有些心不在焉。

       烛台切一边收拾着必要的物品,一边向大俱利控诉长谷部的“无情”,说什么几年的交情全都被一场车祸撞没了、好朋友永远比不上公司利益blabla的。如果换做以往,大俱利一定会吐槽他几句,说他当年接近自己原来都是为了有个人能听他啰嗦,自己是遇人不淑被他伪善的外表骗了之类的。但是这次,大俱利只是默默地帮烛台切整理着东西,什么都没有说。

       “俱利?你有在听吗?”烛台切察觉到异样,转头看向大俱利问道。

       “嗯?喔……一直在听。不过我觉得长谷部也是为你好,所以你就别再埋怨他了……”

       听了这番话,烛台切更觉得不对劲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大俱利身边,伸出手去探他的额头,一边摸嘴里一边叨念:“没发烧啊!居然会说出这么不像你的话……”

       “喂你干嘛?”大俱利拨开烛台切的手,不满地问。

       烛台切看着大俱利的脸,表情忽然认真了起来: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总觉得你人在这,心却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大俱利闻言楞了一下,随即马上恢复了正常,回道:“最近工作太忙,有点累,抱歉。”

       “这样啊……早知道就不叫你来了。累的时候就要学会拒绝别人啊,真是的。”烛台切虽然有些疑惑,但因为深知大俱利不是会说谎的人,也就没有深究。

       因为大俱利不在状态,烛台切便不再继续跟他发牢骚,整理的效率也因此提高很多,不消半天就把一切都准备停当。不过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于是两人决定吃过午饭再出发。

       吃饭的时候,大俱利看着烛台切只有一个旅行箱外加两个纸箱的行李问道:“你就只带这些东西吗?”

       “嗯,这些日常就足够了,反正这里的房子还有一段时间才到期,而且新工作很空,我可以慢慢整理,再一点点带过去,一次都带走会累死的。”烛台切边吃着饭,边看着并没有多大变化的房间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大俱利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

       “如果需要帮忙,随时叫我。”说完,大俱利继续闷头吃饭,没有再说话。

       果然不太正常呢,大俱利伽罗。不过既然他不想说,那就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吧。烛台切这样想着。


评论(4)
热度(8)
© 丨盜版灬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