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盜版灬貓

文废+坑神所以很少写文【。
冷CP偏执爱好者+严重CP洁癖
主食:弱虫荒今(荒),刀郎鹤烛(鹤)、烛俱(烛)、伊达组友情向
*杂食但不吃all向,all烛请远离
*对角色的爱永远高于CP

【鹤烛】愿与君长伴 3

*依然是阅前必读

*这一篇写得真是超级痛苦Orz因为太久没写东西,已经快忘光了要怎样措辞_(:з」∠)_而且因为难产感觉这篇的文风都走向了奇怪的方向【远目。还请大家不要太在意【滚。

*最后依然要提醒:注意避雷,谨慎食用。

*最后的最后【你废话好多!】祝大家七夕快乐(づ ̄3 ̄)づ

前篇传送:1  2

后篇传送:4

 

       搬到新住处之后,烛台切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来布置新家。虽然行李不多,但是想要妥善安排好每一件物品可是需要花一番心思的,“随意”可不符合他的美学。在一切都安顿好之后,看着屋子终于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他才心满意足的停下来休息,舒心的坐在书桌旁,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翻看起了带过来的几本书。

       烛台切在闲暇的时候最大的爱好就是看书,从古典名著到当下的流行小说、从军事政治相关到时尚杂志,几乎没有他不看的,因为他觉得,阅读不仅能丰富知识提升自身的修为,还能使自己的眼界更开阔,可以透过不同的视角,更加深入的了解自己所生存的这个世界。只是每次这样跟人解释的时候,总会有人揭他老底,说他喜欢看书其实只是因为宅。

       是谁来着?大俱利?还是长谷部……?好像都不是。又想不起来了。烛台切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勉强自己去想。自出院以来,记忆一直这样时断时续,有时可以顺着脑海里的一些片段想起来很多事,但更多的时候是像现在这样,什么都回忆不起来。虽然医生说过,失忆是发生车祸时,头部因受到猛烈撞击产生大量淤血,从而使记忆神经受到压迫造成的,在经过住院期间的康复治疗后,淤血已经基本清除,所以恢复记忆只是时间问题,但是烛台切还是希望能尽早把全部的事都记起来,因为他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这样胡思乱想着,很快就翻完了一本书,只是内容都没怎么看进去。正心不在焉的准备翻开下一本的时候,烛台切忽然发现,此刻自己手中拿着的并不是书,而是一个相当厚的硬皮笔记本。

       这是一个样式很常见的笔记本,黑色的封面上用烫银印着“NOTEBOOK”字样,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翻开扉页,右下角以清秀的字体写着“T.K”两个字,怎么看都不是烛台切的笔迹。但是如果是别人的笔记本,为什么会混在自己的书里面呢?烛台切想不通,于是带着疑惑和好奇心,他继续看了下去。

       “xx年x月x日

       今天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就从今天开始吧。愿能与君长伴。”

       第一页内容很简短,但已经足够说明本子的用途——这是一个日记本。烛台切更加疑惑了,日记本这么私人的东西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出现在别人家里的吧?难道这本日记的主人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烛台切心里默默对日记主人说了句抱歉,就继续往后翻看起来。他隐约觉得,或许这本日记能够成为他恢复记忆的助力。

       “xx年x月x日

       今天跟光忠一起对A公司进行了考察,不出所料,那家公司在企业管理方面存在很大漏洞。考察报告会在周一的例会前递交上去,看来这次的合作计划要泡汤了呢。

       嗯~~认真工作时的光忠很帅。”

       同事……吗?好像没那么简单。

       “xx年x月x日

       中午休息的时候,光忠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起来之后脸上压出了睡痕。本来是想提醒他的,但是看到平时一脸花痴地盯着他看的女同事们残念的神情之后,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下班后光忠问我他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不妥,为什么同事们都用很奇怪的表情看他,我告诉他没什么不妥,还是和平时一样的帅!哈哈哈!他那一脸困惑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他是谁?

       “xx年x月x日

       明天要出差,之后的一周都见不到光忠了,有点失落呢。嗯……总觉得越来越不像我了啊……”

       他究竟是谁?

       “xx年x月x日

       下个月就能住在一起了,有点儿期待!虽然每天都能见面,但果然还是想离得更近。周末要跟光忠一起去购置些新家具才行,毕竟以后的生活不再是一个人,很多东西已经不适合用了。”

       ……

       越往下看烛台切越觉得混乱,因为几乎每一篇日记都会出现他的名字,而且字里行间也都明确地昭示着他和日记主人的亲密关系,但是为什么在这半年里从来没人跟他提起过这个人?为什么收拾行李的时候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东西?难道是因为出了车祸所以被抛弃了吗?不,不对,如果是那样的话,为了避免纠缠,这本日记就算是扔掉也不会被留下的吧……

       烛台切已经无法理清这一切,合上日记本,他起身来到阳台上,推开窗让夜晚的冷风吹进来,试图让自己凌乱的思维理顺一些,但效果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就这样站在窗边发了一会儿呆,烛台切忽然想到,自己或许可以问一下大俱利,毕竟是十几年的交情,两个人之间几乎没有秘密,如果是同居的恋人,大俱利不会不知道。但转念又一想,如果大俱利知道的话,怎么会在这半年里对自己只字不提?难道是在刻意隐瞒?那理由又是什么?再联想到帮自己整理行李时大俱利的奇怪表现,烛台切心里的疑惑更进一步地加重了。

       原本已经拿起来的电话,烛台切又将它放回了原处。还是不要问了,因为问了可能也得不到答案,所以这件事还是自己去查清楚吧,丢失的记忆就自己亲自把它找回来。

评论(7)
热度(7)
© 丨盜版灬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