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盜版灬貓

文废+坑神所以很少写文【。
冷CP偏执爱好者+严重CP洁癖
主食:弱虫荒今(荒),刀郎鹤烛(鹤)、烛俱(烛)、伊达组友情向
*杂食但不吃all向,all烛请远离
*对角色的爱永远高于CP

【鹤烛】梦(短打)

*阅前必读

*CP鹤丸国永x烛台切光忠

*这是一个因看到gacha活动主题所产生的脑洞。本来是打算先写好提纲,等码完《愿》的新章节之后再动笔的,结果提纲写着写着就变成了正文【。还影响了更新的进度【。OOC炒鸡严重的一篇,而且依然渣文笔,还请注意避雷_(:з」∠)_

 

      战场上,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没有等到后援,只有敌人在不断逼近。

      鹤丸的身边只剩下了身穿黑色燕尾服的男人,其他人都死了。男人和鹤丸也都受了很重的伤,穿着的护甲因激烈的战斗变得残缺不全,只能勉强挂在身上。

      男人回过头笑着对鹤丸说:甲胄都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呢,真是太不帅气了。不过鹤丸先生,你可一定要活下去喔。说完,嘴角勾出个好看的弧度,就转身一个人冲向了敌阵。鹤丸伸手想拦住他,可是却慢了一步。

      男人在前方边应对敌人边对身后的鹤丸喊道:快走!

      走?怎么可能丢下你一个人离开!鹤丸勉强起身上前,从男人后方杀入战局。

      男人见状焦急起来,在打斗的间隙冲鹤丸吼道:为什么不走?我来拖住他们,你还有机会逃回……

      别说蠢话!怎么可能眼睁睁看你送死?鹤丸恼怒地打断了男人,之后便不再说话,专心对付眼前的敌人。男人也不再开口,全力迎战。只是两人都早已筋疲力尽,伤口也在不断地淌着血,再怎么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招架。

      眼看招式的破绽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迟缓,鹤丸想,大概今天就要到这儿了。不过……偷瞄了一眼身边的男人,鹤丸嘴角向上微挑,有他在自己身边,就算死也能安心了。

      就在稍微一走神的功夫,一个敌人趁机绕到了鹤丸背后,举刀向他背心刺去。鹤丸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正准备迎接这一刀时,身侧的男人猛地挥刀替他挡开了致命攻击,但是男人自己却被一直与之缠斗的敌人刺中了腹部。鹤丸赶紧窜身上前,击退准备进一步伤害男人的敌人。回身查看男人的情况时,鹤丸发现男人已经倒在自己的身边。这一刀刺得太深,男人已经无法再支撑下去。鹤丸的心倏地被揪紧,怒火也在一瞬间被点燃,他无法原谅自己的疏忽给男人造成的伤害,更无法原谅将男人刺成重伤的敌人。

      将男人拖到相对安全的地方,再次举刀杀向敌阵,此时的鹤丸已犹如白衣修罗,所到之处皆是一片血光飞溅。他忘记了伤痛也忘记了疲惫,心中所想只剩一件事——伤害了男人的都得死。

      本来胜负已定的战况顷刻间被逆转,前一刻还在追击鹤丸和男人的敌军,此刻已被杀得尸横满地。残余敌兵见势不妙,也不再继续上前,而是调转方向伺机逃跑。只是已经杀红了眼的鹤丸怎么可能让他们走?一路追赶一路斩杀,不给任何逃生的机会,很快,原本还有十余人的残兵败将就被鹤丸全部消灭。

      杀死最后一个敌人之后,鹤丸迅速折返回男人所在的位置,撕开已经染满血污的外套准备给男人包扎伤口。男人艰难的伸出手阻止了鹤丸的动作,声音虚弱的说:已经不需要了……

      什么不需要?!怎么会不需要?!你不要动!我帮你包扎然后我们一起回去!鹤丸歇斯底里地吼起来,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男人缓缓抬起手,抹掉鹤丸脸上的泪,努力地笑着对鹤丸说:在战争中倒下是刀常见之事,你我都早有觉悟,又何必如此悲伤……

      倒下什么的我不接受!我只要你跟我一起回去!说罢,鹤丸不顾男人的反对,执拗地将衣服撕成布条裹住男人的伤口,结果却没能起到任何作用,血仍然不断地从伤口流出……

      最终鹤丸还是放弃了,他不想男人再受折腾。小心翼翼地将男人抱进怀里,感受着他生命的逐渐流逝,鹤丸的心里充满了绝望。

      渐渐地,男人的身体开始出现裂痕,微风吹过就有细小的金色碎片飘扬起来,重量也在随之变轻。鹤丸惊慌地看着这一切,将怀里的人抱得紧了又紧,想借此阻止他消失,但也只是徒劳。

      该说再见了呢,鹤丸先生。好听的声音从怀中传来,鹤丸低头看去,男人那张帅气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在跟他做最后的告别。

      不!我不要再见!不要!但任凭鹤丸怎样想挽留,也只能眼睁睁看着男人渐渐消失……

 

      “……丸!鹤丸!你怎么了?快醒醒!”

      鹤丸睁开眼,一张关切的脸出现在视野中,等眼睛慢慢聚焦看清眼前的人之后,鹤丸“噌”地坐起身抱住了他,“光忠你还在真是太好了!”

      烛台切被鹤丸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两秒钟之后,笑着拍了拍鹤丸的背,说:“我当然在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是做恶梦了吧?”

      “嗯……又是那个梦。”那个最近频繁出现的无比真实的梦境,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让鹤丸觉得胸口闷得生疼。他把头埋在烛台切的颈窝,抱着烛台切不肯撒手,生怕一撒手就像梦里一样消失不见了。

      烛台切无奈地笑笑:“你这是游戏剧情又看得太多了吧!”

      鹤丸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脚本设计师,最近公司正在做的就是一个刀剑拟人的游戏企划,所以鹤丸对烛台切讲了这个梦境之后,烛台切第一时间就得出了“入戏太深”的结论。但是他能理解鹤丸害怕失去他的心情,因为他也一样害怕失去鹤丸。所以在鹤丸开口之前他又补充了一句:“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的,所以不用担心。”然后回抱住了鹤丸。

评论(2)
热度(13)
© 丨盜版灬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