丨盜版灬貓

文废+坑神所以很少写文【。
冷CP偏执爱好者+严重CP洁癖
主食:弱虫荒今(荒),刀郎鹤烛(鹤)、烛俱(烛)、伊达组友情向
*杂食但不吃all向,all烛请远离
*对角色的爱永远高于CP

【鹤烛】愿与君长伴 4

*惯例的阅前必读

*这一章更新真的是拖了很久,而且写的还炒鸡烂,烂到我写完之后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放出来_(:з」∠)_结果我还是脸大的放了出来【。这次感觉写了好多废话Orz下一章我会努力改进的_(:з」∠)_欢迎大家评论拍砖

*顺便还想问一下大家,有没有人在用gacha?有的话一起建个圈子来玩可好ww

前篇传送:1  2  3



      新家安顿好之后,烛台切又在家里休整了一天才到分公司报到上班。不过这次并不是出于对新工作的不满,而是那本日记实在让他无法平静下来,所以即便是用了一天时间来调整情绪,也仍然无法缓解那份焦虑。好在分公司的工作是份闲差,不然以烛台切现在的状态,很可能会应付不来。这该归功于长谷部,或许回头有必要好好感谢他一下。

       真是太不帅气了,因为一点事连工作都无法正常进行啊。烛台切闷闷地想。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排除一切干扰,优先把手上的工作完成,之后再处理这些棘手的私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竟然让他在意到无法安心工作。以前似乎也有过像这样因为担心一件事而无法安心的情况,但是那时候是因为什么事呢……想不起来。模糊的记忆让他变得越发焦躁。

       就这样恍恍惚惚地捱了一个多星期,烛台切终于忍不住了,他决定抽出一周时间先把日记主人的事情调查一下,就算无法彻底弄清楚,至少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否则他无法专注于工作。打定主意后,他马上向公司递交了休假申请,假期一批准,他就迫不及待地带着日记本回到了以前租住的公寓。

       这次回来,烛台切没有跟大俱利或者长谷部其中任何一个人打招呼,因为他知道,对他刻意隐瞒了什么的一定不止大俱利一个人,如果让他们察觉到自己的意图,必定会给自己的调查制造阻碍,所以烛台切选择了悄悄行动。

       从分公司到旧公寓要两个小时的车程,由于烛台切是下班以后出发的,所以到的时候已经快晚上8点了,还空着肚子的他从便利店里买了一份便当,打算随便应付一下晚餐。烛台切很少这样做,他对饮食的讲究甚至要超过布置房间和维护自身形象,只有忙到无暇顾及吃什么的时候才会想到要去便利店。这次虽然不是因为忙,但也确实是没有心思去讲究吃饭这件事,现在的烛台切只一门心思地想快点找出日记的主人,把缺失的记忆补回来。

       提着刚买来的便当,在电梯间等电梯的时候,烛台切还在思考着接下来的调查要怎样进行,虽然下了决心要查清楚,但是对于从何入手他却完全没有头绪。或许应该先从检查公寓的旧物开始会比较好吧,如果曾经是两个人一起住过的话,就算清理的再干净也是会留下痕迹的。那本日记就是很好的证明。

       正这样想着,电梯门开了,烛台切刚要抬腿进电梯,却被旁边一个一身白色休闲服的青年抢先了一步。烛台切微微一怔,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人,而且还是站在比他更靠近电梯的门的地方。迟疑片刻,烛台切也走进了电梯,心想大概是刚刚想事情想的太出神,所以才没注意到吧。

       进入电梯后不久,烛台切就感觉到后面有一道目光一直在注视着自己。此时的电梯里一共有三个人,除去烛台切和白衣青年,还有一个人是从车库乘上来的。白衣青年走进电梯之后站在了电梯靠后的角落里,烛台切则在按下自己所在15层的按钮之后,站在了门边不挡住出入的位置,而从车库上来的人一直站在电梯中部没有动过。因为有两个人都在烛台切身后,所以他无法判断出到底是谁在看着自己。

       在到达7层的时候,从车库上来的人先走出了电梯,于是电梯内就只剩下了烛台切和白衣青年两个人。电梯门合上之后继续缓缓上升,而此时烛台切又一次感受到了来自背后注视的目光,不过这次不用看他也知道,从刚才开始一直在看着自己的人是白衣青年。

       烛台切原本并不打算理会,因为用不了多久就到家了,他不想找麻烦。但是被人从背后盯着看,实在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所以烛台切只能尽量分散注意力不去想这件事。正当他在为怎样消磨掉这段难熬的“电梯时间”而苦恼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个问题,白衣青年在进电梯之后似乎没有按过楼层键。一般来说,进了电梯不按楼层键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电梯里面有人已经按了自己要去的楼层,还有一种就是自己忘了按。白衣青年是先于烛台切进的电梯,如果是第一种情况的话,他应该也是在7层下才对。难道是忘了按吗?总不至于是忘了下电梯吧?或者他其实是跟自己同一层?好像不太可能……烛台切越想越觉得奇怪,最终还是忍不住转过身向白衣青年提出了心中的疑惑:“不好意思,那个,虽然这样说很失礼,但是您好像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看着我,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白衣青年看到烛台切突然转过身对他发问,很明显地愣了一下,之后大概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地笑了笑说:“呃……啊哈哈……竟然被发现了吗?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见对方如此窘迫,烛台切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过于咄咄逼人,正打算说点什么挽回一下,电梯却停了下来——15层到了。烛台切歉意地朝对方微微颔首,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到了……”就走出了电梯。本以为白衣青年会借这个机会脱身,不想竟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于是来到电梯外之后,烛台切停住了脚步,等待白衣青年的下一步动作。

       “刚刚的事……真的很抱歉。”白衣青年在烛台切面前站定之后,才略带犹豫地开了口,“其实……我是因为觉得你很像我的一位故友,才会不自觉的总是看着你的……不过我并没有别的意思!希望你不要介意。”

       烛台切这时才有机会看清白衣青年的相貌,他身材瘦高,留着一头银色碎发,稍长的发尾自然地垂在脖颈两侧,清秀的脸庞上一双金色的眼眸炯炯有神,整个人透着一股精明干练的气息。只是白的有些过分的肤色让他看起来略显病态,站在面前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在听完他的解释之后,烛台切也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知道对方并无恶意,便为自己的唐突向对方道了歉:“原来是这样啊,那就难怪了。我才是非常不好意思,突然就提出了那样的问题,让您困扰了,真对不起。”

       “不不,是我先做出失礼的举动的,换成谁大概都会有这种疑问,你不必道歉。”白衣青年抓抓头发,不好意思地说。

       看着青年略孩子气的举动,烛台切觉得有些好笑,但终究还是忍住没笑出来。本来还打算再问一下楼层键的事,想想又觉得太失礼,只好作罢。他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已经快8点半了,于是对青年说:“既然误会已经解开,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再耽误您了,那么先失陪了。”说罢,向青年礼貌性地微笑之后,便转身朝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青年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烛台切离开的背影,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许久之后才转身离开。


评论(2)
热度(11)
© 丨盜版灬貓 | Powered by LOFTER